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逾期业务增加应对迫在眉睫

2018-08-09 19:32:33

在最近全国各地典当业统计的经营数据中,当户到期未能还款的现象在不少地方已蔓延成势,而且势头还在不断增强。不少业内人士担心,逾期的加重如果不能及时遏制,会让企业经营陷入恶性循环,可谓后患无穷。

逾期在滋生蔓延

日前,内蒙古自治区商务厅公布了一组数据,逾期业务激增成为该区典当业务今年以来的最大特点。据统计,在今年前5个月,内蒙古典当企业累计发放当金16.8亿元,虽然同比增长8.2%,但逾期贷款7176万元,同比增加49.3%,其中,逾期房地产抵押贷款6227万元,同比增加49.3%。

另据北京典当行业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6月底

,北京全市共有302家企业正常营业废品回收
,逾期业务共有503件。 虽然第二季度的逾期业务与第一季度相比,无论是笔数还是总额都有所减少,但同比去年则是大幅度增加的。 北京典当行业协会秘书长郝凤琴告诉: 这在北京典当业界已经引起了高度关注。据了解,类似情况在全国相当一部分省市都有不同程度的表现。

如在江浙沪等典当业较为发达的地区,逾期业务虽然近来有所下降,但第一季度的猛增以及比重至今依然居高不下,让当地的典当企业很是苦恼。据杭州典当行业协会秘书长胡志华介绍,该市典当行业逾期业务至今仍占比为10%以上,其中房地产业务的逾期较为凸出。

在辽宁、广东、福建、云南、安徽、陕西等地,典当的逾期业务还表现出蔓延和增长的趋势。据广州市典当行业协会会长杨志伟介绍,其所在的广东珠江典当行如今每月大约2000万元的业务额是属逾期的,其中房产典当业务占比较大,但民品也有不少,约占15%到20%。广州的其他典当行一般也有10%左右的业务处在逾期状态,且还有上升势头。

让陕西省典当行业协会副会长胡晓剑备感焦心的是,陕西典当经营中的逾期业务在不少企业同比有两三倍的增长,在他看来,逾期增加如今已然是全国典当行业普遍面临的难题。

综合因素所致

正因为典当逾期业务的来势强劲,所以北京典当行业协会在前不久曾召集十多家企业研讨对策。结果发现,逾期业务的增加既有典当企业自身的问题,也有整体经济形势依旧严峻,以及司法执行不力等诸多原因。

参会代表认为,造成典当业务逾期的最重要因素还是经济形势压力、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等,这些外部原因导致部分借款企业的还款能力急剧下降。其次,是因为很多典当企业的投资人和经营者是只要有业务就做、只要有抵押物就放款,而业务操作过程中的贷前调查不够仔细、风险控制不到位、对当户还款来源和能力也不做研究分析,也引发了不少逾期业务产生。

另外,进入司法诉讼程序的典当业务增多,而司法机关对典当又普遍存在误区 认为典当企业在业务纠纷中属于强者、不支持诉讼后的息费等,不仅让案件的审理时间较长,而且波折较多,再加上很多审判执行难,让很多企业深陷逾期业务的困境之中。

南京典当行业协会会长陈修年对此体会很深。他告诉,如今在南京,一般业务较多的典当企业都会遇到因逾期业务而涉及诉讼的情况,但从起诉到审判再到执行,很多案件不到两年的时间,都解决不了。再加上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有关文件中,并未有效保护典当企业的部分合理合法权益,如优先受偿等,致使典当企业的受损更大,所以逾期不决的业务就更多。

因为司法纠纷中的典当处于无法保护的弱势,且影响非常大,我们已经形成专题报告,向相关政府部门和司法机关上报。据我了解,国内其他地方的典当诉讼中,这种问题也普遍存在。 陈修年告诉中国商报。

9月中旬,安徽省典当行业协会也曾召开会议研究典当逾期业务和诉讼业务增加的原因和对策。讨论同样发现,企业资金链断裂的连锁反应也是导致目前典当逾期业务增加的原因之一。如前两年能从银行或者担保获得贷款偿还典当融资的企业如今无从获贷,房地产行业的不景气波及到上下游企业等,都导致了典当逾期业务的增加。 这类现象在安徽各地都表现较为突出混凝土搅拌站
。 安徽省典当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齐治国说。

此外手机电玩城捕鱼
,社会诚信的缺失以及失信成本较低,也让典当行的逾期较易出现。 这一点对典当行来说是最致命的。 郝凤琴分析说: 因为如果能有征信系统的约束,为维护个人信用记录NTC热敏电阻
,客户贷款后会想方设法按时把贷款还上。但在典当行贷款,逾期之后个人信用记录不受影响,所以很多当户也是能拖则拖。可能后患无穷

遇到逾期业务时,如今典当企业一般会先选择与当户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往往会进入诉讼程序。但因为审判和执行的时间较长,所以企业也会考虑通过其他渠道,将抵质押物进行变相转让,以结束 逾期 。但如今让典当企业头疼是,一旦形成恶性循环,将出现严重的后遗症。

最先是会严重影响典当企业的生存,制约典当企业的发展。如在上海、浙江等不少地方,典当企业为防 逾期 便普遍采用大业务不做、尤其是生产资料或者大宗货物的业务更不敢触及的措施,这让典当企业的整体业务量下降,明显制约了行业的发展。据上海典当行协会会长吴贤达介绍,因为逾期业务增加明显,所以上海的典当企业在谨慎挑选做小业务的同时,也下调了自己的收费标准。

而在专家看来,这种局面又将不少需要帮助的中小微企业推向了无迹可寻、无账可查的民间借贷以及互联借贷。这不仅容易引起融资市场的混乱,而且一旦出现问题,更将无从管起。

更深层次的隐患是,因为逾期业务的存在和增加,再加上《典当管理办法》规定股东间禁止拆解资金,典当企业的造血功能丧失;而从商业银行又无从贷款,典当经营的输血渠道被堵死,有的典当企业为了生存,可能会违规操作来获得救助资金。

如此前北京就有典当企业通过非法集资来解决典当企业缺少资金的问题,而股东间的资金拆解等违规操作则在各地的典当企业中都曾有案例出现。

也有一些企业在探索其他出路。如有些企业探索典当的债权转让方式,有些企业则将自己的不良资产打包转让,有些企业则是将自己的在当业务分散出去做理财产品。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三种操作模式虽然能让企业获得一定的流动资金,但目前有些还没有定性是否属于违法,风险极大。

更有企业则想尽各种办法,将自己的逾期业务包装,然后甩给其他典当企业 这些企业往往是典当新兵、急需业务、也不太懂得典当的经营,结果接盘者又将自己套牢,这自然影响到行业整体的发展。

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业务逾期的势头不断增强,既是当下业界亟待研究和解决、事关生死的问题,但也是迫使企业做出业务调整,深层次考虑未来发展的动力。再加上如今外部融资市场竞争压力的不断增加,行业由此或将出现洗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